老家的庭院 /燕晓锋
来源:旬邑县政府   作者:站群系统管理员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9-11-13 17:34:40

“霭霭四月初,新树叶成荫。动摇风景丽,盖覆庭院深。”记忆中家乡的庭院,是用黄土坯垒起的一个个庭院,大多是渭北高原农村再普通不过的土坯民居。檐下挂满了玉米、辣椒、打起串的大红枣的人家,显示着日子的富足殷实。院里养着成群的鸡兔,墙角猪圈旁堆放着成垛的柴禾,有主妇围着围裙提着一桶猪食,左右悠晃着向猪圈走去。

    别看庭院不起眼,再土再破,也是赖以栖身的地方。傍晚,忙活了一天的村里人从各自庭院出来,端一海碗玉米粥,圪蹴在门前大青石上谈论着庄稼收成、家长里短。夜深风寒,推开虚掩的门,各自回到烧得滚热的土炕上歇息。就这样,村人倚着庭院,春种秋收,平稳度日。日子一天天过着,一群孩子吃着热乎乎的粗茶淡饭呼呼啦啦、风风火火长大,你出他进,小小庭院显得拥挤窄小,杂乱着、热闹着。

    邻家大伯家有3个儿子,老大到了婚龄,老两口收拾好西厢房给老大娶亲。大媳妇娶进门一年半载,老二也到了娶亲的年龄。公婆便让老大给兄弟腾地方到外头找地方去住。搬家那天,大媳妇阴沉着脸,把东西摔得啪啪响。公婆默然无言,站在院门口,看着装着儿子、媳妇全部家当的架子车消失在胡同转弯处。此后几年,一间屋子相继娶回三房新媳妇。二媳妇也像大嫂一样,先后搬出去住。只有三媳妇后面没人撵,在西厢房里一直住着陪着风烛残年的父母。

    搬出去的老大老二有的住在别人闲置的地炕窑,有的把破旧的柴禾房拾掇一下临时安家。“当年让我们净身出门,一个碟子一个碗一支支筷子都是我们辛苦攒下的、全部家当都给最小的留下了”的怨言让公婆不知听了多少年。公婆也有难处,一年不停地在劳作,除了养活一家老小,又能有啥办法呢?俗话说“娶媳妇盖房,花钱是王”,盖一院子新房是说话么?一辈子土里刨食的农村人,倾其一生精力,又有几人能哐当一声就垒起一个庭院呢?

    垒一个院不容易,走进一个院、融入一个院更需要几年、几十年的担当和付出,日子是艰辛的,它需要的是乡人们不急不缓、运行有序地劳作,就像村子担水沟的泉水,哗啦啦着昼夜不停地向前流淌。

    时过境迁,秋风渐起。到了收获季节,一平车一平车金灿灿的玉米和优质苹果从田野拉回来,庭院迎来收获的季节。靠栽植苹果树养牛喂鸡,大伯家老大两口子几年光景在村口盖起一砖到顶5间宽敞的门房,大大的玻璃窗、宽敞明亮的客厅,让村里人看着都眼馋。窗棂上映出的孩童稚影、土炕上围桌而坐的天伦之欢、满院的花木气息,散发田园诗一般的美妙动人。其他弟兄几个也纷纷效仿,搞养殖的、跑运输的,一年四季都不闲着,示威似的纷纷盖起了新房。弟兄几个虽然盖了新庭院,但却不忘是老庭院延伸出的一支血脉。父母生日,他们和媳妇们回到老院里,张罗酒席,宴请乡亲。融融春日,院里的老香椿树吐出了嫩芽。大嫂亮着嗓门在院子里指挥,话里话外透着置家立业的豪气。二嫂三嫂穿戴齐整、艳丽,声音脆亮地回应着。两位老人穿着藏蓝衣裤拄着拐杖笑眯着眼睛豁着嘴唇站在庭院看着这一切,脸上笑得像一朵绽开的菊花。庭院真是关乎人的脸面和尊严啊,几个后生宽敞漂亮的新庭院,才让他们在亲戚乡邻面前有如此的底气和排场。

    更多的人在年少时,总想挣脱庭院里的家常俗务,走向辽阔的远方。多年后回眸,庭院里的一窗灯火,常常会在遥远的时光那头洇出一片光晕,乡土乡情、纯美人性,温暖着渐渐老去的岁月,成为不羁旅途中永远的故土家园。

                     (原载2014年5月15日《咸阳日报.文化周刊》)

2004-2016 中共旬邑县委 陕ICP备12004657号  陕公网安备 61042902000105号

邮政编码:711300 电话:029-34422885 34421572 邮箱:xyxxxb@163.com 站点地图

旬邑县人民政府主办 旬邑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承办  网站标识码:610429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