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的“魔力”/吴雪莲
来源:旬邑县政府   作者:县文联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9-09-19 10:09:03

法律的“魔力”

     天瓦蓝瓦蓝的,阳光透过绿油油的嫩的能捏出水来的绿叶铺洒在道路上。车窗这边是绿油油的大片大片的小麦那边是含苞待放的果树林,偶尔有几树妖艳的桃花、杏花或梅李子花,给这张绿毯平添了几分姿色绿带里突然闪出金色的光,眼球立即顺着光源方向探去,大片的油菜花毫无遮拦地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忙碌的路人经不住诱惑停下车子小跑着过去,拿起手机匆忙留下这美好的瞬间。我贪婪地目不转睛地欣赏着窗外的山水画,生怕错过任何一处。

叔,种玉米哩。老公的问候打断了我忽然惊了一下,平日里二个小时的车程今天怎么这么快!

老白叔高兴的脸上的皱纹蜷缩得紧紧的:“赶紧把玉米种上,天柱媳妇生了个大胖小子,下周过满月。”老白叔边说边把指关节成粉红色的手指头伸进了贴身的兜里,老公忙掏出烟给老白叔,可老白叔又执意要抽他的,两根烟被推来让去。

娃,你不要怕,我这手是被玉米籽染得,怕虫把籽种吃了,卖的籽种都被拌过药。今天不管怎样都得抽叔的。老白叔把取出的那根夹在耳朵上,把烟盒重新装进外面的衣兜里,双手在衣服上来回擦了几下后掏出来,老公推让不过,就抽出一根。

娃,叔得感谢你呀!老白叔说着深陷的浑浊的眼睛有点湿润了。看着眼前的这块地,那场争地风波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二十年前,这块地被作为机动地划分给了老白叔家。种了两年后,全县上下推广栽植果树,紧挨机动地的是飞飞家的,飞飞他爸和老白叔关系非同一般,堪称“铁哥们”,俩人在一次喝酒时约定响应政策,换地栽植果树。老白叔家的亩地被飞飞家栽了果树,可兑换的地迟迟没有着落,他碍于面子又不好讲。两人又一次喝酒时,借着酒劲老白叔说:“兄弟,眼看你的果树就要挂果了,我还没见地哩。”飞飞爸当即承诺秋后北树岭那片糜子地给老白叔。眼下是糜子吐穗的时节了,老白叔也就答应了。

原本你有情我有意,事情可以画上圆满的句号了。可天有不测风云,谁也想不到这是他二人最后一次喝酒了。俩人饭饱酒足分手不到十天,飞飞爸突发心脏病离开了人世,飞飞常年在外打工,对家里的事一无所知,对换地一事只字不认。老白叔念及飞飞年龄小,就一拖再拖迟迟没有要地。就在去年,腐烂的果树被飞飞都挖了,老白叔觉得要地的时机成熟了,就提前去家里给飞飞娘俩打了招呼,讲明换地的来龙去脉,也说清楚了他要种的意思。修整地之前老白叔还去了村书记家里,书记点头后,老白叔整整花了二周时间才把地里的树根挖完,覆上地膜,种上玉米。就在种完的第二天,老白叔突然接到一个电话:“飞飞叫了一个旋耕机正在翻你种的玉米哩……”老白叔气得涨红了脸,穿着拖鞋,一路小跑赶到地里。没有埋没的地膜在狂风下怒号着,旋耕机已不见踪影。老白叔感觉眼前发黑,就在地边蹲了一会,调整了一下思绪,起身又快步向飞飞家赶去。

飞飞妈坚决支持儿子的做法,对换地一事矢口否认。争执了半个小时,飞飞坚持自己的观点:“我家里六口人,按人均一亩二分地计算,我连自己的都没有种够。”老白叔没有办法又去找书记,书记讲到飞飞他姐是在变地前出嫁应该没有地,按照三十年不变地的政策,他媳妇娃也应没有地。另外,村土地薄里那块地也在老白叔名下。接着,书记带着主任、组长等人经过多次调解无效。有人就偷偷出主意让老白叔上访,可怜他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斗大个字都不认识,上访了几次都迟迟等不到结果,又有人让他去找派出所,岂料飞飞竟带着方圆有名的几个混混大不咧咧来到了派出所,幸好被警察同志及时教育,那些人才走。

老白叔已是古稀之年的人了,家里出了事,应该是当儿子的出头,可怜老白叔的儿子天柱前两年在西安给一个养狗场喂狗,家里有事回来了几天,去后被狗场的人差点打死,吓得回来后再也没有出去。老白叔年纪大了,儿子不仅不支持还老是讲那些咱惹不起人家、没钱没势没靠山之类的话,老人本来就怕事,经那么一说就更胆怯了,一气之下竟病倒了。

后来,老白叔在去医院看病时遇到了老公。老公听过后告诉老白叔这属于民事纠纷,走法律程序更好。老白叔祖祖辈辈为人处事小心谨慎,没有跟人打过官司,听过法律但从未想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矛盾,再加上心里有顾虑,怕打不赢官司人笑话,更怕飞飞那个混混。那天做完检查在等结果的时候,老公带老白叔回到家里,我们耐心地给他讲解“依法治国”是基本国策,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只有拿起法律的武器才能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打击那些混混恶霸,妥协反而会滋长他们的嚣张气焰,甚至会让他们有恃无恐变本加厉。慢慢说服了老白叔后,我们帮忙找到了律师,咨询后写了诉状,让他大胆地通过法律途径去要回属于自己的土地。

法院很快受理了,在搜集证据的过程中,飞飞警告老白叔:“以前是看在我爸的面子上不跟你一般见识,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惹毛了我,有你后悔的日子。”老白叔吓得要撤诉,我们又和法院的工作人员费尽口舌才说继续官司。调解那天,村上来了干部,乡上派来了工作人员,法律援助中心也来人免费帮助老白叔讨说法来了。老白叔出具了他的土地确权登记证村上的证明村民的证明。法律面前得靠事实证据说话,飞飞只有一张嘴,出具的村上证明也是假的,带的“帮凶”看到眼前威严的法官、庄严的国徽顿时傻眼了,找了个借口偷偷溜了。飞飞看着眼前的阵势,知道开庭的话,他将必输无疑,就和老白叔达成协议,玉米收后归还土地并赔偿损失1500元人民币。

老白叔平生第一次通过法律要回了土地,脸涨得通红,激动得泪直往下流,颤抖的手紧紧握着法官的手,嘴皮子也跟着颤抖。

回到家后,一家人高兴地以为老白叔说胡话,看到调解协议后才相信这是真的。老白叔要回了土地,走起路来身板也比以前挺得直了,并开始在心里盘算着儿子的事了天柱生性不错,勤快,就是被打后娃心里烙下了阴影。俗话说,解铃还需系铃人,儿子的心病得赶快治,不能让他在游手好闲了,那样下去娃的一生就毁了。

老白叔提了一些苹果、菜油、辣椒就去法律援助中心找上次帮忙的律师去了。律师被老白叔感动了,答应周末和老白叔带着天柱去那家养狗场。最后,那家老板说打天柱的员工他早已经开除了,对天柱造成的伤害他除过道歉后,赔偿七千元的医疗精神损失费,还有天柱没有领的四千三百元工资。

父子俩高兴地唱着“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回到了家。天柱妈常年拜佛求神,祈求神灵保佑一家平安。亲眼目睹通过法律途径地要回来了,养狗场赔了那么多钱,她终于清醒了,像别的妇女一样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地过日子了。

天柱尝到了甜头,跑到司法所要了几本法律知识手册装在包里,又背着行李包出去打工去了。媳妇看到天珠变了,生活有希望了,也不闹了,重新担起了相夫教子、伺候公婆的担子。

娃,叔没读几天书,以前总认为法律与我毫无关系,但这次我实实在在地亲身体会到了法律的权威,是个好东西。我现在不管多忙,只要村上有法律知识讲座,我都带着家人去听,是法律救了我一家子呀!老白叔的眼里溢满了泪花。天柱妈端着一碗玉米籽边跑边老头子,记得告诉娃娃,带着媳妇娃九号回吃满月来!

太阳温而不燥地照耀着大地,那场风波虽然过去了,但法律的“魔力”对老白叔一家的影响岂是简单的几能说清的看,他们一家人正和和美美信心满满撸起袖子向着小康生活迈进呢!

2004-2016 中共旬邑县委 陕ICP备12004657号  陕公网安备 61042902000105号

邮政编码:711300 电话:029-34422885 34421572 邮箱:xyxxxb@163.com 站点地图

旬邑县人民政府主办 旬邑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承办  网站标识码:6104290037